消费者声音

河南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治死病人还耍赖

时间:2011-8-15 14:49:40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66  评论:3
内容摘要:河南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快还我儿命。    尊敬的各位兄弟姐妹叔叔阿姨:    我叫王团启,今年30岁,家住河南省商水县舒庄乡三所楼村,身份证号码是:41272319801230427X,联系电话是:13703947694。河南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
河南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快还我儿命
       尊敬的各位兄弟姐妹叔叔阿姨: 我叫王团启,今年30岁,家住河南省商水县舒庄乡三所楼村,身份证号码是:41272319801230427X,联系电话是:13703947694。
       河南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大楼 今天我要控诉河南省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的无耻无赖行径,他们将我年仅3岁的孩子治死在手术台上,却告诉我说他们做的手术十分成功,我家孩子的死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在我向医院询问详细情况时,医院工作人员多次威胁我们,说可怜我们家里穷,给我们几千元钱让我们赶快离开郑州,否则对我们不客气。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我家孩子叫王子谦,今年刚刚三岁,小子谦因患先天性心脏病于2011年7月19日到河南省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动手术。来医院前王子谦活泼好动,身体良好,到医院后进行术前各项检查,没见到孩子有任何异常。 负责王子谦手术的主治医师胡医生说可以动手术,手术时间定在2011年7月26日上午,进手术室前,王子谦拉着妈妈的手撒娇,说等他出院了就送他去幼儿园,长大了他也要当这个医院的医生。 王子谦生前在家中的最后留影 7月26日上午8时王子谦被送进手术室,下午3点40分左右从手术室被推出来,我们看到的小子谦已经昏迷不醒,浑身血迹斑斑。 我们问主治大夫胡医生小孩是否有问题,胡医生说孩子没有任何问题,因为有麻醉,现在不敢让孩子清醒,随后护士直接把孩子送进了监护室。 但没过多久,医生却让我签病危通知书。 离世后的王子谦 7月26日下午4点40分左右,我们看见为孩子动手术的两个医生急急忙忙从楼下赶来监护室,再次把孩子推进手术室,大约一个多小时后,一位医生找我们说,因为孩子血压不稳定,无法给孩子缝合手术刀口,刀口暂不缝合,等血压稳定再说。 我和孩子妈妈都是农民,对这些身穿白大褂的白衣天使十分信任,他们怎么说我们都同意。大约又过了一个多小时,我们看见胡医生神色紧张的从手术室走出来,接着护士就把孩子从手术室推出来,不让家属近前,直接把孩子推进了监护室。又过了大约两个小时,胡医生对我们说孩子血压一直不稳,已经预约血库进行输血。 跟踪家属的医院两个保安 到了第二天下午两点半左右,监护室护士突然通知我们,说孩子因血压下降,心跳不稳,经抢救无效死亡。分别两天后,我们活波可爱的孩子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 这晴天霹雳把我们全家人都振懵了。面对痛苦的我们,医院只让家属看了大约几分钟已经悲惨离世的孩子尸体,就直接催我们交纳200元的太平间费用,把孩子匆匆送进了太平间。 虽说时间短,但我们看到小子谦混身已经冰凉硬直,嘴唇青紫,双目紧闭,双拳紧握,满身血迹,孩子胸部被划开,血红的肉皮翻向两边,一道长达脖子下没有缝合的伤口让人惨不忍睹。 医院负责协调者没有任何诚意 面对孩子突然离世的打击,孩子的奶奶哭晕了几次,我们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这悲惨的现实。但医院胡医生等人却告诉我们,他们为王子谦做的手术十分成功,孩子的死是因为别的原因,这和医院没有任何关系,让我们该到哪里告就去哪里告。 数次因孙子去世哭晕过去的王子谦奶奶 7月30日下午,我们去太平间看孩子时,却奇怪的发现,孩子的肚子不知何时已经被人缝上,伤口上还遮盖了一大块胶布。我们到医院寻求说法,有关医生先是躲避我们,后又找两个保安跟踪我们,又拨打报警电话威胁我们。 到今天孩子已经去世多日,医院没有一个领导露面接待我们,一名自称是负责调解医患纠纷的人说,可怜我们农村人穷,医院可以给我们几千元路费,让我们赶快回家。但前提条件是我们要结清王子谦在河南省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临死前做手术的医药费。 我们家里很穷,这次在第一附属医院为王子谦看病,几天时间就花掉了我四处借来的3万多元钱。我们现在吃饭都没有钱,我和60多岁的老母亲为节省身上仅剩的200元钱,大热天每晚就睡在医院外面的草地上。 王子谦手术主刀胡向东 。
      尊敬的兄弟姐妹叔叔阿姨,我幼年丧父,现在又失去了唯一的孩子,为此我痛苦万分。真想一死了之,在此特请大家给我帮助,帮我出出主意,我该如何向无耻无赖的河南省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为孩子讨个说法?我王团起在这里给各位跪下了! 以上事件均是我的亲身经历,本人保证事情真实性,如有虚假,本人愿负全责。


相关评论
评论者:      
  QQ客服:365583170  鲁ICP备09502403号
Powered by OTCMS V2.2